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天敌引力法则 番外 恋爱先决条件

萌上冷CP有粮吃真难得!

先mark


月面龙鸣:

*莱因哈特x杨威利

*无聊的日常短打。

*大家节日快乐。(哪里不对)


奥丁的春天来得有点慢,或许是受了数百年前就开始的全宇宙天象变化的影响,在四月的初始,温暖的天气终究是如约而至。

伴随而来的,还有生物的本能。

“杨威利,我一直都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吧。”

“为什么你没有发情期?你好歹是个猫科的吧。”

“好歹是什么意思.....不过我想不管你要问什么问题都不应该是以这个姿势问吧。”

他们正呆在议事室旁的休息室里,杨威利几乎整个人都躺在宽长的皮质沙发上,莱因哈特一条腿半跪在沙发上,两手撑在杨威利身侧,上半身压低,形成沙发咚的姿势。

“大部分人这么近距离地看我的脸,都不会像你这样如此冷漠吧。”

莱因哈特边说着边立起身,低下头看一副想一直躺在沙发上不起来的样子的杨威利。

杨威利挠了挠头,慢慢跟着起身,无辜地抬头与俯视他的美貌青年四目相对。

“如果是第一次见到你的话,我的确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还想再说句什么,旁边就传来了一声类似某种小动物鸣叫的轻微呜鸣声。莱因哈特和他同时低头。地板上,一只长着金色皮毛的小猫趴伏在柔软的地毯上,睁大着薄荷蓝的眼睛,来回打量着他们两个。

莱因哈特从沙发上下来,坐到一旁的豪华办公软椅上。他托着腮帮,持续不满地望着正抱起小猫的杨威利。

那一天,两人算是正式确认了关系,但是两人的生活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依旧是相隔甚远,依旧是被身边的诸多事物烦扰,偶尔的相聚似乎也是围绕着颇为严肃的话题聊天。这一切都跟他所阅读的爱情小说有很大出入。

杨威利却总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淡定地安慰着:“现状不可能这么快发生改变的,只能慢慢进展了。”

他说得没错。两人目前以及可能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还是帝国与同盟的上位领导人物,这个前提条件决定了他们不会有太多完全的私人时间可以自由支配。莱因哈特又想到了此时应该还堆在他桌上的那一堆公文和响个不停的电话,眉心中央又不住地突突跳起来。

而身旁的黑发男人还在一脸轻松地逗猫,他忍不住问:“我说,最近同盟很闲吗?”

“嗯.....还好吧,可能只有我比较闲。”

莱因哈特此刻有点羡慕杨威利那样子的性格和心态了,那些他是注定不可能拥有的。

他几不可闻地微微一叹后,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我先回去工作了。”

“恩,工作加油啊。”

“那,她就交给你了。”


适宜的气候,上品的红茶叶,排排书架上整齐罗列的书,这样的搭配最适合杨威利的心意不过————如果背景音能再安静点就好了。

“杨....杨......有花.....”

娇嫩如花苞一样的声音在断断续续地呼唤着杨。

“不可以爬太高喔,多瑞艾丝。”

杨威利把眼睛从书页上抽离,望了一眼窗台的方向。和煦的春日暖阳温和地从窗户外照进来,包裹着窗边的一个金发小女孩,她薄荷绿的眼睛正大睁着望向窗外,头上的圆耳不时地动弹两下。

这个小女孩就是刚才还被杨威利抱在怀里的小猫,准确地说,是小狮子。

当杨威利来到莱因哈特府上,见到他怀里正抱着这个跟他有五分相似的小女孩时,他真的认为这应该是莱因哈特的私生女——毕竟以他的容貌要说他没有什么风流轶事那就实在是不太可信。

不过莱因哈特马上就解释了这是他某个远方亲戚的小女儿,因为那位亲戚——也就是这个小女孩的妈妈有公事要忙,所以暂时将她放在莱因哈特的府上。

而莱因哈特也有诸多事务,于是他这个看起来很闲实际也很闲根本就是来白吃白喝白睡的人就被委以照看这个小女孩的重任。

莱因哈特还具备更充分的理由,“她似乎不愿意让非斑类的佣人照顾她,所以只能拜托你了,正好你们都是猫科的,应该能好好相处吧。”

事实似乎也是这样。多瑞艾丝在观察了杨威利一阵,确认他应该是个无公害人类之后,便愿意待在他的身边了。

虽然收养了一个孩子,但实际上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反而被孩子照顾的杨威利也只能答应下来,帮忙照看多瑞艾丝。多瑞艾丝还只有三岁,因为幼小所以还不能控制魂现,尾巴和耳朵基本都是露在外面,这种状况,杨威利只能带着她一起在屋里看书。

多瑞艾丝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杨威利的怀中,状似认真地看着杨威利手中的书本。

“这是什么?”

“古代史的书,对你来说还太难了。”

“杨不出去玩吗?”多瑞艾丝向后仰起头,望着正在认真读书的男人。

“我比较喜欢待在这里。”

“莱因呢?”

“他也很忙。”

“你不是来找他玩........的吗?”

“嗯....我只是想看看他而已,不出去玩也无所谓....”

多瑞艾丝的尾巴轻轻摇晃着,似乎在表达她脑海中的困惑。她低下头又看了看杨威利手中厚重的书本与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只觉得这个东西让人眼睛都花了。她一边思考着为什么这个东西会比莱因哈特更加吸引杨威利,一边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杨威利终于看完最后一行字,他将书本合上正想伸个懒腰,发现身上压着某个重量。多瑞艾丝正趴在他的身上熟睡。

他小心翼翼地停止了做到一半的动作,将多瑞艾丝抱在怀中站起来。多瑞艾丝睡得很沉,没有注意到杨威利的动作。

他单手抱着多瑞艾丝,走去打开了门。此时已是夕阳落下的时分,空气被炙红的夕阳照得微微发烫,半边天空慢慢被深蓝色浸过,舒服的晚风吹了过来,杨威利惬意地眯起眼睛。

晚风也拂过了多瑞艾丝的脸庞,她慢慢睁开了眼睛,迷茫地望了望周围突然明亮的世界。

“花的....香味.....”

多瑞艾丝突然睁大了眼睛,声音也兴奋起来,“是妈妈的......花的香味!”

她的话音才落,就变回了幼小狮子的模样,从杨威利的怀中一跃而下,往某个方向跑去。反应慢一拍的杨威利没能捉住她,只能跟在她后面跑起来。

“等一下,多瑞艾丝,你要去哪里?”

多瑞艾丝没有理会杨威利的喊叫,一味地奔跑着。而运动白痴的劣势此时暴露无疑,杨威利虽然已经竭尽全力,也只能看着多瑞艾丝渐渐跑远。

当杨威利觉得体力即将耗尽时,救星及时出现了,他不偏不倚地撞到了莱因哈特的身上。

莱因哈特伸手扶住反而被撞倒的杨威利,皱了皱眉头,问:“你在乱跑什么?”

“那个.....”杨威利喘着气尽量把话说清楚,“多瑞艾丝.....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你说什么?”

杨威利指了一个方向,莱因哈特立刻转身追去。望着莱因哈特的身影也渐渐远去,杨威利咬了咬牙,也跟着追去。

在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气绝时,终于望见了莱因哈特的背影。他看见莱因哈特半蹲在地上,脚边正是维持着狮子形态的多瑞艾丝。

同时,他也被两人身前的一片景色吸引住了。

紫粉色的花之海洋在风中掀起微微的波浪,在赤金色余晖的照耀下显得高雅而静谧。

“这里是.....?”

他走到莱因哈特的身边,金发的青年抱起了多瑞艾丝,放在怀中轻轻抚摸。

“我没跟你说过吗?多瑞艾丝的母亲是生物学者,正在研究一种从古地球上带回来的花种,现在正是关键的培育阶段,她没时间照顾多瑞艾丝,所以才把她放到我这里来的。”

“你当然没说过。”

莱因哈特怀里的多瑞艾丝变回了孩子的形态,有点失望地说:“妈妈.....不在呢.....”

“她大概回家去了,花田的实验看来是成功了,她可能明天就会来接你了。”莱因哈特温柔地拨弄着多瑞艾丝的金发,并未因为她的乱跑而不悦。

“真的?”多瑞艾丝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眼前盛放的花海,“莱因,听我说,妈妈说这是能听到心愿的花,我要向它们许愿,能永远跟妈妈在一起!”

多瑞艾丝闭上双眼,小小的双手相握,神情认真地在许愿。

“我许完了,你们两个也来许愿吧。”

莱因哈特望着眼前的花海,浅笑了一下,“那就听多瑞艾丝的,我们也来许愿吧。”

“我已经许完了。”杨威利回答

“你的动作有必要这么快吗?”

“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快点回去吧。”杨威利说完这句话,就转身慢慢走开了。


渐渐落下的夕阳把三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我说,你许了什么愿望。”

“当然是宇宙和平。”

“.......有必要许这么官方的愿望吗?”

“那伯爵阁下你又许了什么愿呢?”

“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

“那我许的愿望不是和你一样吗,宇宙和平我们才会有更多的时间。”


金发青年闻言愣了一下后,脸上浮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也对。”

-----------end----------

评论

热度(28)

  1. 发条橙的春天月面龙鸣 转载了此文字
    萌上冷CP有粮吃真难得! 先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