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分析】论《裂变》中孝公是否对商鞅起了杀心(上篇)

一家之言,谢绝撕逼

一刷裂变时,就在油管和豆瓣上看到很多网友把君上欲传位商君和白帝托孤联系起来,甚至断言君上临终前的所作所为,都在给驷儿除掉商君铺路。

说实话,剧没刷完时我也曾有这样的担心,但现在回头一看,发现竟有很多网友刷完全剧仍认定君上抱有杀心,实在感到惊奇。

我觉得要厘清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把“史向孝公商君”和“剧向青山松柏” 严格分开。

“史向孝公商君”资料不足,空白太多,两人真实关系如何,容得下各种想象。相异甚至相反的解读,只要能自圆其说都可并存。特别是兔死狗烹的冷酷逻辑,常常是历代明主安定政权的有效手段。虽有违人性与道义,但考虑到权力机制本身的缺陷,我们也无法对帝王进行过多的道德谴责。

但“剧向青山松柏”刚好相反,无论剧粉还是剧黑都有共识——青山松柏从头到尾官逼同死。考虑到孙老对商君无限崇敬和赞美,巴不得人人都爱商君,怎会让青山宠了松柏二十年,最后画风突变违背永不相负的誓言?君上和白雪这两位最大的商君真爱粉,其实就是孙老在剧中一男一女两个化身,对商君各种保护倾慕宠爱,临终前的孝公更是直接孙老附体,两次让位+N道密令,都是孙老对商君赤裸裸的私心。

然而,仅从编剧动机出发分析君上动机还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证明君上没有除掉商君的念头,还是要回归孙老的剧情。

必须承认,单说让位这个举动,的确可以被解读为起了杀心。

但抛开具体情景,孤立地论断行为、揣测内心,都是非常武断的做法,甚至可能把先入之见和个人取向,强行投射到人物身上

首先若论常理,君上真要试探甚至除掉商君,最稳妥安全的做法,难道不是单独召见、屏退左右、周围暗藏刀斧手、若商君有异心则当场拿下不留后患吗?我们不谈历史,从孙老的剧本就可以找到对应的情景——献公临终前召见公子虔,埋伏暗兵+索要誓言,这才是君上对商君有防范之心时应当效法的正确模板啊。

当然很多网友说君上没想自己动手杀人,而是暗示驷儿来做这件事。这就不得不分析函谷关托孤了。初看这段情节,我个人也惊诧于君上竟赤裸裸地偏向商君,不理会两边的太子和国后,而是首先拉住商君的手,嘱托军中大将保护商君,甚至直言商君可以取代驷儿。若依常见的权谋心术,似乎驷儿的确得到公父授意诛杀商君。然而若考虑到君上留下的多道密令+临终前诛杀公子虔和老世族的举动,再考虑到秦法、商君、驷儿这三者在君上心中的 重量,才可知道君上本意并非如此。

先说密令。初看君上左一道密令右一道密令,我的心情也是震惊甚至崩溃的。一方面,即使站定青山松柏一万年不动摇,我也一时难以接受君上因私废公自毁明君形象。另一方面,私人军队+永久封地,这些保护商君的密令,最后竟神奇地反转为致商君于死地的利剑,让我不免怀疑君上的本意是不是真想杀掉商君。

然而渐渐地我还是厘清了这团乱麻。这里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最容易被支持兔死狗烹逻辑的观众忽略的一点,在于这些密令的作用和功能——它们究竟是成为保护商君的最后一道盾牌,还是将商君迅速置于死地的利刃,完全是由商君自己,而不是君上决定的。根据剧情,私军的将士、封地的臣民,都是真心忠于商君、甘愿为商君血战到底的变法受益者。君上明里暗里授命保护商君的人,也都是景监车英这样的变法重臣,和商君相互扶持的生死 之交。

要说安排这些民众和重臣,仅是华而不实地做个保护商君的样子、只为给驷儿留下商君谋反的口实,我是绝对不信的。要说君上为了杀商君,把这些民众和重臣都当刀、甚至当炮灰牺牲掉,我更是绝对不信的。除了真心保护商君而无暇顾及其他,君上的行为没法做其他解释。

更重要的是,若商君真的决定自保和反抗,那么遵照君上遗命只听命于商君一人的军队,国中之国的永久封地,还有围绕在商君身边的变法重臣,必然会和老世族对轰到底,把秦国推向分裂深渊,把变法推向崩溃绝境。 

所以,若君上对商君真有杀心,那么他假情假意留下保护的密令,其实等于把举国的安定、新法的命运,全数压在商君的人品和对自己的忠诚上。君上仿佛在不惜一切地豪赌,豪赌商君会永远“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会甘愿为秦国和秦法牺牲生命,甚至会在知晓追随了二十年的君上想要兔死狗烹的情况下,仍对君上死心塌地绝对忠诚。然而,商君但凡有一丝私心,甚至但凡因对君上寒心而生出异心(这简直是人之常情),那么君上就等于亲手毁掉了秦国的国运。

更可怕的是,若商君真的发兵反抗,君上的密令可都是把他的反抗行为合法化的凭据,其威力不逊于君上赠予商君的穆公剑。驷儿、公子虔、老世族根本没法直接反驳商君手中的密令,只能曲线救国谎称这些密令是伪造的。然而问题是,一道密令可以是伪造的,难道多道密令都是伪造吗?当君上的密令一条条曝光,民心必将动摇,秦国必然陷入分裂和内战。持有兔死狗烹逻辑的网友似乎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君上留下的密令,唯有当其被毁掉时,才会成为杀死商君的利刃,而是否毁掉这些密令,完全由商君本人决定。

所以我想问,君上若为了秦国想杀掉商君,难道真会选择这种风险突破天际的豪赌吗?君上能赌赢的关键,竟诡异地取决于对手甘愿为他输掉性命。 以君上的手腕,若真要飞鸟尽良弓藏,必会以最安全保险的方式收起良弓,而不是扛着巨大风险,让良弓自己决定是否被雪藏。

说完密令,再看看君上欲杀公子虔和甘龙的情节。

君上时日无多不得不以人治破坏法治,当然主要是为了护法而铲除政敌。然而这些变法的政敌更是商君个人的私敌,谁能排除君上这样做不也是为了保护商君呢?这里要特别要提公子虔,君上决心秘密诛杀公子虔,是因为从莹玉手中接到太后留下的遗书。太后狠心除掉公子虔,则是因为笃定他会公报私仇谋害商君,而太后早把商君这个女婿视为自己亲儿子了。

所以,君上和太后诛杀公子虔,并非公子虔破坏秦法,毕竟公子虔自始至终大义为先,受刑前一直支持变法,受刑后也从未破坏变法,公子虔被诛杀的最大理由,只是他会破坏兄弟不相残的誓言。所以处置公子虔,君上和太后只能用嬴氏族规秘密执行,而无法依靠秦国律法公然处决。

然而,商君能通过迎娶莹玉公主进入嬴氏公族、成为君上和公子虔名义上的兄弟、进而受到族长保护,最终全是因为君上和太后有这份心。变法未成时,我们可以还说他们保护商君终归是为了维护变法。但君上临终前变法已成,还要牺牲公子虔来保护商君,就只能说君上早把商君视为一家人了。

最后,要理解君上让位商君的动机,还得分析在君上心中,秦法、商君、驷儿,这三者的重量。

我会试着证明对于君上,商君的地位=秦法,甚至一度>秦法,而秦法的重量,又远远>驷儿

总之,君上对商君完全是赤裸裸的真爱,而驷儿则从头到尾都不像君上亲生的(虽然君上是我一号本命,但他对儿子的态度真是不吐不快的槽点,心疼驷儿三秒钟)

还有,用血缘关系和帝王权术来诠释君上,有些低估孙老笔下君上的人格和胸襟


有空再写下篇


最后声明——

本讨论只限剧本,不涉历史,谢绝板砖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