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不溯(驷鞅,微青山松柏)

南衿:

我终于还是写了!!!!!!有没有同好来夸我!!!!(然而总是掉冰窖的我其实也不指望能找到小伙伴了QAQ)

以剧里嬴驷探监那一段为背景来写,为了行文顺畅有调整一下原剧的台词顺序,以及加了很多脑补……青山松柏都在回忆里XDD 尽己所能想表达出我心里的驷鞅了,也尽力不让人物ooc……然而能力有限文笔还是渣渣渣,所以本来自己还写了几段原创的东西最后都只能删删删!!

看客慎入!!如若雷到深表歉意!!


ps:关于标题,因为是不溯这首歌激发了驷鞅魂,所以就直接拿来做名字了,就是这么机(lan)智o(* ̄▽ ̄*)o


========================================================================================================



嬴驷一直不愿来这里。

不是不想见商鞅,恰恰相反,自从商鞅雨夜投狱,嬴驷无一日不梦到他。第一次在殿外偷偷扒门缝看到的他,与公父促膝长谈言笑晏晏,两个人的眼中都闪着明亮的光;自己铸下大错跪上祭堂需仰头才能看到的他,声音里隐忍的心痛无奈,一身月白萧索的背影;流落数十年后回到秦宫,终于能名正言顺坐在他对面向他请教,平视他眉目温和的眼,欣然而抿的唇……梦里商鞅远远叫着“君上”,可每每当他想回应时,滔天般的“商鞅酷吏”“苛政暴行”“臣请车裂商鞅”便如巨浪翻天层层涌来,淹没一切。嬴驷茫然四顾,没有人,也听不到商君呼唤,只有“车裂”二字久久挥之不去,萦绕苍穹。

嬴驷知道,他来到这里的那天,就是一切都走向结束的那天。而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大人请。”

狭长幽暗的甬道,潮湿黏腻的空气,中庭虽有天窗火堆却丝毫不觉温暖。嬴驷身着黑色披风带着斗篷秘密来到商君牢房,看到的却是这样阴晦的场景。想来也是,即便自己特地嘱咐过,毕竟是牢房,难道还能锦衣玉食不成?到底还是抑制不住心中震动沉声问了一句:“这便是国狱最好的牢房吗?”

老狱卒施了简礼回道:“天下牢狱无好住,这处牢房最通风。”

嬴驷且待再问,上方牢室所囚之人突然开了口:“是谁来啦?哎、我怎么都听不出来呢。”轻微的一声咂舌,似是遗憾。

“若是嬴虔将军……”扬起的音调突然放缓,言语间仿佛带了笑意,“若是公子虔,正可痛饮一杯。”

嬴驷听着,心里千回百转。公子虔,公子虔……而受了劓刑的嬴虔,便再也不是那个可与你开怀畅饮的公子虔了……

商鞅不知访客所想,依旧兀自猜测着:“若是,若是……”顿了半晌,洒然一笑,“哈,秦国新人辈出啊……”

嬴驷定了定心神,缓步走上石阶。牢室漏光,烛火昏暗,嬴驷轻轻掀下兜帽,颀长身形立于囚衣加身的商鞅面前,望进他讶异的眼中。


“商君,嬴驷来了。”

看着嬴驷一步一步靠近,商鞅欣然闭目:“秦公能来,鞅已无憾。”

嬴驷心中酸苦:“商君胸襟似海,嬴驷汗颜不已。事已至此,势成骑虎。若嬴驷问政,商君肯教我否?”

商鞅看着面前年轻而沉稳的秦君,眉心舒展,唇角弯起:“若对秦公没有信心,卫鞅何须自请囹圄。若秦公对卫鞅没有信心,又何须涉嫌激乱呢?”伸出手来,沉重的镣铐碰撞发出轻响。商鞅并不在意,拍了拍身边的草席,“些许恩怨,不足挂齿。来,坐。”

嬴驷深深一拜,缓步上前。商鞅麻布白衣盘坐于草席之上,面前平铺秦国局势图。有光从他背后的窗栅间射入,映得他脸半明半寐,丝毫毕现。嬴驷细细看着,这才发觉商君仿佛老了很多。记忆中无论何时见他总是束发高冠缓带轻裘,走起路来衣袂生风,下起令来句句铿锵。而今数日不见,商君一夜身陷囹圄,才知他原已头发花白,眼角疲惫。商君,是嬴驷害你受苦……

嬴驷强忍悲痛,坐于商鞅身侧。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商鞅谈论国家政事,嬴驷问得诚恳,商鞅答得透彻。讲到酣处,嬴驷恍然觉得自己似乎窥到商君与公父商讨国事时的风范,那样的意气风发,连眉宇眼神间都散发着运筹帷幄的光芒。

卫鞅三会嬴渠梁之日,两人通宵达旦闭门不出长谈了三天三夜。那时嬴驷刚刚跟公伯学了新的剑法,迫不及待想要演练给公父看,却被车英无情拦在门外,说什么有高人在君上谁都不见。嬴驷气恼,偷偷用短剑撬开门框,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景——公父携着卫鞅起身,两人相对,深深作揖,眼中似有星辰闪烁。

公为青山,我为松柏,同心同德,永不相负。

呵,永不相负。

公父啊,公父。你可知,即使你走前尽力让身边人保商君平安;即使你携了商君的手覆于我手之上;即使你将这强大帝国与济济人才交予嬴驷……而嬴驷看得到,商君因你走而散的心神,随你去而消的光芒。赢驷也盼能如公父一般,与商君同车执手,俯仰山河;苦菜烈酒,言笑谐欢……可赢驷不能,商君亦不能。内有老氏族强权压迫,外有七国虎视眈眈。商君变法诚富国强兵,然树敌太多,且如今位高权重,嬴驷不得不防!

公父,商君为大秦变强鞠躬尽瘁,为秦国安定甘受诬陷。这些赢驷都知道,都记得。

只是,君本无罪,怀璧其罪。

公父,商君他太累了。嬴驷想让商君休息,公父,你不会怪我吧?

 

四问完毕,嬴驷心下翻腾,不免泄露些许哀伤神色。商鞅怔忪片刻恢复笑容,“秦公沉稳持重,先君可以无忧矣。”倏而大笑,转身昂首向着窗栅,似用尽了力气要将声音传至天上,“先君可以无忧矣!哈哈哈……”那是嬴驷多少年没有见过的爽朗笑容,像是回到了需要抬头才能看到卫鞅脸庞的年纪,那日春风和煦繁花似锦,卫鞅与公父并肩行走不时交谈,嬴驷提剑在前边走边耍。忽闻一阵清爽笑声,嬴驷蓦然回头,只看到卫鞅广袖挥舞白衣翻飞,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俏皮灵动,眼角眉梢似有桃花盛开,身后蓝天如洗,薄云如烟。

商鞅回过头来,唇边笑容未褪。嬴驷匆忙稳住心神,起身面向商鞅深深一拜:“商君教诲,嬴驷铭记在心。”商鞅眼含笑意:“公之明锐,鞅深感欣慰。”嬴驷踌躇片刻,继续说道:“商君,身后之事……可有托付嬴驷的?”商鞅听罢一声长笑,看向嬴驷,面容安详,目光澄澈:“身前身后,了无一事。”

嬴驷万万没有想到,商鞅会如此平静从容,道出这样八个字。嬴驷曾想,只要商君要求,我定倾己所能,保所托之事无恙,保所求之人万全。而商君竟全无牵挂,孑然一身而来,清清静静而去。商君你的胸襟之广,嬴驷于心敬服。


狠狠眨了眨眼,嬴驷转身招呼狱卒上酒。商鞅见有酒,心情大好,伸手准备斟酒。嬴驷眼疾手快,抓住商鞅手腕:“商君,我来。”腕间凉意比起镣铐竟无不及。商鞅垂下眼睫,轻轻抿唇:“如此,有劳秦公。”缓缓抽出红印斑驳的手腕,铁链叮当作响。嬴驷不忍再看,镣铐相撞之声却听得心颤,斟酒的手几乎不稳。

秦酒香气扑鼻,嬴驷双手托起酒碗递给商鞅:“商君,嬴驷为商君送行。”言毕掀起衣摆,秦君之身直直跪于商鞅面前。商鞅接过,凝目看着碗中酒面波纹,展眉笑道:“公来看我,万事了了。”从容仰头一饮而尽。

嬴驷端着酒碗,看着面前须发花白镣铐沉重的被囚之人,奉献一生心血到头却落得身败名裂将遭酷刑之人,为何从他脸上竟看不出一丝狼狈怨恨,反而平和安定得像是早就想好了这样的结局,可以坦然无波地接受了?他托碗的手这样稳,就如公父在世两人对饮的时光一样。

嬴驷学着商鞅一饮而尽,却被秦酒的猛烈刺得双眼一痛。嬴驷背过身去重新戴上兜帽,两行清泪终于放肆涌出。

商君,商君……此一别后,你我再不得相见。嬴驷会让你在生命最后的时间,可以真正轻松无牵无挂,可以每天看到青山绿水,吃到苦菜秦酒。商君,嬴驷无能,望你一路走好,不会后悔这一世以这一身骨血筑我大秦江山。

 

 

 

尾声

 

“君上,商鞅已上刑台,是否要去看看?“

寂静半晌。

“下去吧。“

高位上的秦君神色不动,目光并未离开手中竹简。左右应声退下,大殿木门合上时伴着低沉的吱呀声搅人心神,嬴驷终于抬起头来,眼中看到的是门扇间越来越窄的漫天风雪,却疯狂冲破桎梏涌入大殿之内,在殿门合起之时隐约显出一个白衣身形,转瞬盘旋散开。

嬴驷不禁伸出手去想抓住什么,殿内却突然变了颜色,目及之处皆是血一样的鲜红,似是身处渭水刑场般,“行刑”二字如耳边惊雷听得真切。破碎的雪花急速砸上嬴驷的皮肤,明明是刺骨寒意,竟觉是溅了满面温热的赤血。

商君,商君……是你来见我最后一面吗?

嬴驷将手收回眼前,松开手指,掌中虚无一物,却不知从哪里滴下水来,溅上手心,碎了满眼。

是雪融了吧,嬴驷想。

今冬的这场风雪是真的太大了啊。

 

 

The  END


评论

热度(55)

  1. 发条橙的春天南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