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看了《百家讲坛》之《战国七雄》商鞅变法的部分,感觉北师大的李山教授对商君的分析和评价都比较全面,正反两方的因素都考虑到了,既不一味抹黑,又不一味洗白。


其实早在看《大秦帝国》之前,我对大秦、对商君本人,也一直持比较中立的立场。我并不相信一个国家仅靠对百姓残酷暴虐就能一统天下——起码秦人自己一定非常支持政府的各项法令和政策。但我也不相信,东方六国和后世儒家对秦的批判,全都是抹黑和污蔑——歪曲具体法令、夸大其危害的手段肯定有,但他们对秦的敌视,归根结底源于价值观和政治观的对立。


所以,无论是想重新为大秦辩护也好,是想更客观公正地评价大秦也好,除了在“事实层面”发掘更丰富的材料、更严谨细致地考据,还要在“原则层面”更透彻地分析法家精神、论证商君思想的是非功过。《大秦帝国》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然而孙老主要宣扬法家平等、公正等光明面,对其过于残酷和功利的时代局限谈之甚少。如果不读史书只看《大秦帝国》,难免有种大秦胜着胜着就亡了的迷惑感。


说句可能得罪同好的话(但也是我反复思量过的想法),大秦灭亡的锅,绝不只归于胡亥赵高,起码商君和政哥这两位男神也有很大的责任。政哥不顾百姓急需休养生息,过分役使人民,把本该后世子孙慢慢做的事,自己一朝全做完了,给大秦招来太多怨恨。而政哥之所以会这样做、之所以能够这样做,又是因为依循了商君的思路和他留下的制度。


这不能仅用暴虐二字简单评价,而涉及到最深层国家观的问题——国家的最高功绩,绝不仅仅在于建立丰功伟业,而百姓对于国家,也绝不仅仅是工具性的。不得不说,儒家在这方面的思考,比法家更尊重人性、也更利于国家的长久和稳定。这不代表儒家没有问题、没有缺陷,而只表明,法家自身有偏狭和刻薄的一面,没能处理好(或者说还没来得及思考)取得天下后、如何治理天下的问题——治理天下绝不仅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而更多涉及最根本的人性论、价值观、和政治学元理论。


嗯,啰嗦了一堆,个人还是很喜欢看各种不同的对大秦、对商君的分析评价的。感觉现在真的比几十年前好了很多,学者们对历史人物不再简单表态定性,而是更充分地分析其复杂性和历史处境,更多地给予“同情的理解”。李山教授反复提及“极身无二虑,尽公不顾私”,而这也很接近我自己的观点——对于商君所犯的错误,对后世影响的消极面,其实不需要辩解,也不需要洗白。但抛开事情谈人格,商君绝对是极其纯粹和高贵的理想主义者,值得后世的敬仰和尊重。






评论(17)

热度(65)

  1. 天地一行者发条橙的春天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