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青山松柏】夜来携手梦同游

丹书青瓷:

·依然是乱起的题目
·脑洞来源于《裂变》原定由侯勇老师饰演卫鞅的梗以及《纵横》最后一集
·两人的对话来自《商君书·更法》,卫鞅怼人君上点赞简直正主发糖,隔着书都心疼甘龙杜挚

卫鞅执辔站在栎阳城外,念着他学会的第一首秦风。
【未见君子,忧心如醉。】
城外青山环抱,绵延不绝;松柏挺立,接连成荫。
卫鞅从秦风吟起,到最后却变成了另一段话:
【寡人思念先君之意,常痛于心。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
【吾且尊官,与之分土。】
从栎阳到咸阳,再到商於,最后回到栎阳;从安邑先生到左庶长,再到大良造,最后到商君;从一个人,到两个人,最后回到一个人。
卫鞅安然扯了扯身上裹着的棉衣,烫热的米酒并不能让他在这个四面透风的国獄里感到一丝暖意。他浑浑噩噩的睡着,时而惊醒,时而痴梦,时而独坐至天明。
他记得有一日他从梦中惊觉坐起,老狱卒告诉他,他刚才在吟诗。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不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老狱卒说,这词里唱的该是“未见君子,忧心如醉”。
卫鞅想起梦里的君上一身黑衣,蓄着浓密的黑色的一字胡,笑着拉起他的手,叫他“安邑先生”。
嬴渠梁一身黑色的粗布长衫,拉着他纵马到国都外的高岗,抬鞭指着一片山河大好,笑谈起卫鞅变法之初,在朝堂之上与甘龙杜挚论战一事。
“法者所以爱民也,礼者所以便事也。是以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嬴渠梁学着卫鞅平日里抑扬顿挫的语调。
卫鞅开怀大笑,只说了一个字——善。
嬴渠梁没有停下的意思,仿佛二人此时是在朝堂之中,他与卫鞅交换了位置一样。每到他停顿时,卫鞅都笑着与他对视一眼,却只说一个“善”字。
聊够了,也演够了。卫鞅问嬴渠梁接下来要去哪儿。
嬴渠梁说,函谷关。
两人爬上函谷关的城墙——没有随从,只有他们两个人。
年轻的君上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自己当年就是在这里写下了那篇求贤令。卫鞅有一瞬出神,他不由自主的想着君上一袭黑衣,手持竹简立于函谷关之上,字字铿锵的念着《求贤令》,痛斥百余年国耻,诚心思慕治国之才。
可当他再回神时,年轻的君上早已满头白发,嘴角还挂着刚刚咳出的鲜血。
最后,他的君上只说了三个字:
“我等你。”
而后,梦中之人随风消逝,终不得见。

不见君子,忧心如醉。其心哀也,莫大如斯。

【孝公卒,子惠文君立,是岁,诛卫鞅。】

评论

热度(36)

  1. 发条橙的春天丹书青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