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驷仪】饮月

甘乙:

【食用说明书※】

1.借了原剧第四十集的梗。

2.有辣么一丢丢虐,文笔渣的缘故粮也可能不是很美味。

3.时间线在驷鹅去世以后。

4.出现谬误可以提醒呆呆的作者,不喜欢的话请不要阅读以及评论哦。

5.以上就是说明书全部内容。祝屏幕前可爱的你食用愉快!

————————————————

屏退了他人的庭院空寂的很。张仪抬头望向头顶一轮圆月,捧着酒樽的手不觉一滞。

他记得那天也是个明月夜。

——那是司马错巴蜀大捷的好日子,也是他欺弄楚使的不安之日。他携着满心的欣喜与焦灼前往秦王宫。

王上、公子疾、司马错和他。他们聊了很久,从午后直至薄暮,从燕雀嬉闹千啼百啭直至太阳烧红了每一片瓦。

天色黯淡了,月亮从西方升起,四人却仍兴致未消——尽管公子疾已经堪堪醉倒,司马错半个身子都软在桌边,张仪勉强撑着正被热烈的秦酒烧灼着的,昏昏沉沉的脑袋。他的王上却依然端坐,仅仅被酒气燎红了脸颊而已。

酒已经喝干了。

张仪颤颤巍巍端起空酒樽。不知是因为喝的高了还是寒风所激,“敬”字还没说出来,酒樽竟先从手中落到地上。

“早先听闻相国善饮,游说列国,经无数筵席,却不曾醉过。而今莫不是连酒樽都拿不稳了?”他的王上笑他。

这话纵使巧舌如簧的他也无法辩驳——他真的醉了,醉在右侧那人盈盈笑意里了。他的王上此刻眉眼弯弯,黑溜溜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光芒,好像茫茫黑夜中的皎皎银汉。他几乎无法思考,只好应和着笑起来,捡起酒樽。

月色如波粼粼洒落屋檐上,铺在庭院中,映在酒樽里。他恍惚间竟分不清月色和水色,举樽便敬,仰头抬手,入喉的却不是刺激的酒,而是清冷柔和的月华。

“相国,你这樽里可是空的啊。”他的王上笑得眯起眼睛,双目间黑夜不见,惟存河汉。

“非……也。此乃臣独创‘饮月’之法……须以空樽满盛月光而后一饮而尽,方能体会明月之味……”尽管神志不甚清醒,他也依然竭力狡辩着,一边轻晃着身子一边感叹,“秦地好月光啊。”

这好月光终将遍洒六国大地。他们心照不宣。这属于大秦的明月终将高悬中原沃土之上。

“那相国此后出使归来,可要与寡人共饮月华,以消惦念啊。”王上这句话,他听得模模糊糊,记得却清清楚楚。

他的王上诚不欺人。

他的心也早就安在了秦国。自那之后每一个异乡的夜晚,无不令他归心似箭。他怎么能不归家呢?那儿有秦人和秦酒,他想,那儿有明月和他的王。

可不料后来那次使燕竟成了诀别。他归秦的当日,没有他的王,却是满城缟素迎接他。夜晚早为空樽斟满了月华,只是无人饮罢。

物是人非,尽皆水流。他去秦相魏,居然也已一年了。

一阵过堂风,冻得张仪打了个激灵——本想小酌片刻,却不料在这庭院里已经昏睡了近半个时辰,身上衣衫较之凛秋又十分单薄。他下意识地呵手,又将细瘦的胳膊揣进空荡荡的袖子里。

掉落在地上的酒樽映着寒光,照在张仪灰白的鬓发和衰老的面庞上。

他拾起空酒樽,举起,又向下划出一段弧度。他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声若蚊蝇。

王上,张仪敬你一樽。

杯中倾泻下一汪明月光。

【张仪相魏一岁,卒于魏也。——《史记·张仪列传》】

END

————————————————

故事看完啦,解释一下几个点~

1.文中老年的张子在追忆往事,自斟自饮,屏退了他人,所以全文都是张子一个人(实际上考虑过有仆从等其他人加入最后的情节,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只写一个人)。

2.文中的时间是张子相魏正好一年,人老了身体也虚弱了,禁不起这么大半夜的冻着,不久也去世了,故而引用史记里的原话。

4.文中最后用的是“王上”而不是原剧里的“先王”,带有一点点张子将要离世去找他的王上的意味。

大家应该都能理解吧。

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

热度(36)

  1. 发条橙的春天甘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