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小谈青山松柏与君臣HE——写在汝之名其后

顾墨卿:

拖拖拉拉大半年,总算是把这文写完了。当初看剧时心情激荡澎湃,如鲠在喉,让人不由得想淋漓畅快地写一写。回头再看,好歹是圆满完成了,前世今生,happy ending.
曾经自述中提到,我非常喜欢宿命的悲剧。而这也是个颇具宿命感的故事——但悲剧意味没有那么深了。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真是非常美的相遇,是素未蒙面却一见如故,或者前世今生旧友重逢?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恰似旧时友。大抵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青山松柏真的是我萌的君臣当中,最完满的一对了。
君臣这样的关系,绝对是免不了权力博弈、勾心斗角,就算有过礼贤下士、折节相交的当初,总会慢慢走向一意孤行、刚愎自用、嫌隙顿生、互相伤害或是形同陌路的结局,除非死的早(譬如策瑜)。而即使是君臣相得一生不疑,到最后相知相许的共同志向没有实现,壮志未酬,也不算完满(譬如玄亮)。
假如有一款君臣的橙光游戏,这种完满结局大抵是花式be了几百次之后,才能达成的吧。
——我都忍不住开始总结君臣be一百式:你要鸟尽弓藏我就远走高飞(勾范/邦良)、一失足成千古恨系列(政斯)、死前遗言你特么就是不听系列(齐桓管仲/苻坚王猛)、你死后我就搞得洪水滔天(刘卫)、携手走过一生却发现不是同路(曹荀)、你若掌兵谁能制你(邦信/丕司马)、你死了我还在恨你(太宗魏征/万张)……
更别提那些常见的猜忌、试探、制衡、利用、打压甚至抄家灭族了。
但是青山松柏——先说剧中的,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真”。除了最开始嬴渠梁扮成书吏见卫鞅和卫鞅入秦三试秦君之外,之后不管变法遇到了什么挫折磨难,所有的事都做得坦荡,所有的话都说得分明,从来不藏着掖着猜来猜去。渭水大刑时,假若没有那三天三夜的争辩把一切顾虑怀疑都说得清楚明白,心中存有疑虑,他们任何一方固执己见做了决定,则必然会产生龃龉。只有互相理解才能够给对方足够的信心,这样的互相扶持携手并肩才能集中全部力量去实现共同的理想。还有一场戏,是刑公子虔之后,商君端坐着望见进屋的秦公,眼神里尽是欲言又止,开口要解释公子虔之事,却被嬴渠梁三番五次打断,转移话题。看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话不说开只是回避,怕是秦公心里有疙瘩了——要按其他君臣,臣子也该顺着君不再提,但心里肯定也会有不安猜疑,嫌隙渐生——商君偏要说清楚闹明白,这事你嬴渠梁是咋想的,到底你还信不信我,到底我还能不能信你。“嬴渠梁若不能做变法后盾,岂不是枉为国君了吗!”还有秦公在病榻上的那句“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明说的。”真挚、坦诚,这真的是青山松柏完满he最重要的一点。
(写到这里忽然想嘲一下军联曹总的那句“你我之间宛若民间夫妻,互相之间谁没个小秘密小心思”←_←)
史向的,秦本纪关于孝公的九成都写的是卫鞅,商君列传里孝公也一直在称善,没有啥突出表现或与商君意见相左的地方,战国策也类似。与商鞅变法的轰轰烈烈相比,秦孝公这个关键人物就跟个布景般一样,看起来好像可有可无似的,篇幅还比不上在商君列传里长篇大论了一番的甘龙杜挚赵良。但要因此小看孝公就大错特错了——别的不说,单是能认可《商君书》这么凶残的思想,就绝非良善之辈。史书上根本没记载过这俩人有任何分歧,这说明孝公对商君的思想全盘接受认可的。而能把法家弱民愚民的那些权术明明白白毫无矫饰地写进书里,商鞅此人性格应该是非常耿直,估计和孝公也是有一说一毫不讳言的。或许是侯勇老师的面相和表演带给人一种老秦人老实忠厚的错觉,可真正历史上能坚定地支持商鞅在秦国作天作地(划掉)深彻变法,这其中的权力制衡与安抚稳定手段肯定不简单。按商鞅这种饭碗一砸一大片的作法,要是换到万历时候,估摸着早就凉了吧orz
薤露gn曾经考据过孝公的谥号,“孝”在谥法当中有“五宗安之曰孝”,与商鞅搞老世族刑公子虔的作为太矛盾了,说明孝公实在是深不可测,此处不过多论。就我浅薄的阅读量来看,我发现批评反对商鞅的人非常多,可似乎黑孝公的却很少。作为一个变法君主,他的历史评价可以说是非常正面了,大抵锅都让商鞅背了吧。和他一比,宋/明实亡于神宗的两位泪流满面啊——想想好像还真有把秦亡怪到商鞅头上的,可还是没骂孝公,可谓万锅丛中过,半口不沾身哪。这等境界,这权术之道,不得不服气。从这里来看,倒是有种发刀的感觉,锅你背,利我得——可我只想说,求仁得仁,像商君看得这么透,难道不会看不出来自己将承受的非议?人家可能还甘之如饴呢~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史记里商君的死。我个人揣测是商君自己作死…心路历程大概是,本来想功成身退开溜,结果跑到边境被怼了回来,没办法,既然公子虔诬他造反,那就反了吧,免得以乌有之罪治他坏了秦法。我也能接受孝公安排了商君之死的说法,但这种猜测中我倾向于这是俩人共同的安排或者说是无言的默契,也就是说这并不算一种背叛。商君绝不可能在从边境回来之后还侥幸能免一死,对于他来说,这种结局应该是在变法之初就能预见到的,再抱有侥幸的垂死挣扎未免太难看,所以大家才不遗余力想给他的造反寻找一个更为合适的理由。商君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秦国隐姓埋名,可惜这并不英雄,更显得悲惨。
五马分尸应该是历史给商君最慷慨壮烈的、最符合一个英雄所该有的结局吧。轰轰烈烈地活着,坦坦荡荡死去,可以说完美了。
最后看一看,青山松柏君臣he的充分必要条件。瞎总结一下(敲黑板),首先最重要的大概是坦诚,完了还得坚定的信任与支持,一直不变的初心志向。
——后排的孙二谋别打王者了赶紧记笔记啊!小陆都督你监督一下。
——哎那什么,曹总你别记了,你和你家令君那是路线立场的分歧,没救了,你还是去隔壁上一下军事理论课,努力先把天下统了吧。
好了好了,别纠结了,也不一定非要he嘛!悲剧也是美的,我真的更爱虐梗,君臣的萌点就在于互相防备互相猜忌可还是得互相扶持着走下去呀(*^ワ^*)

评论

热度(74)

  1. 荷花顾墨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