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大秦人物乱评】论女性角色对山柏CP的建设意义(上)

warning

本文为《大秦帝国之裂变》剧评,主青山松柏CP,涉及鞅雪鞅玉 + 山柏不平等关系分析,不接受腐向、激进女权主义、玻璃心者慎入。


人物版权归《裂变》主创,只有OOC属于我。

一家之言,错漏满天,欢迎批评,谢绝挂人。


正文


我本人也没想到,第二篇大秦人物乱评,会起这么政治不正确的名字= =


围绕同一男性角色的BG配对,竟会对其BL配对具有积极建设意义,这话若换到其他故事,我一定会认为不是观众神经病,就是作者太疯狂。


然而孙老笔下的山柏就是如此神奇的存在,神奇到白雪荧玉两个围着鞅转的女人,都以或字面、或隐喻的方式,证实着山柏的羁绊,就像我以前看到的某条评论——《大秦》第一CP,其实应该叫孙老X青山松柏。


《裂变》如何用BG加强山柏,还容橙子慢慢道来。


白雪是公认的直男女神,集智慧美貌人品财富于一身,是鞅的红颜知己,又是作者的金手指,对鞅一见钟情生死相随,承载了孙老赋予鞅完满人生的美好愿望,但由于整个人设围着对方转,所有特质以满足对方需要为前提,白雪堪称单薄苍白的“纸片人”——只拥有“朝向男主”的一面,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一面。


这是白雪形象的第一层面,已被无数网友吐槽,此处不多赘述。


但隐藏在单薄表象之下,白雪还有更深的层面可挖。


首先是孙老钦点的评论、网友夕窗的《商君七章》里提到的,白雪是“另一个商君”,是鞅的内在自我,高贵灵魂和纯正品格的化身。所以白雪对鞅的鼓励、安慰、规劝,都可看做鞅对自己的鼓励、安慰、规劝。白雪毫无怨言地支持鞅,正如一个人对自己的支持必然毫无怨言。刑场上鞅和白雪相拥而死,并非字面意思的殉情,而象征鞅怀抱高洁志向而死。


名士才子把深层自我投射成美人,再把美人想象成自己的guardian angel,是很常见的艺术手法。我想补充的是,虽然本质上同属一个角色,但鞅和白雪的侧重面却有所不同。鞅代表角色的“本我”,如同寒冰烈焰,承载了商君坚毅如铁的意志,变革天下的雄心,经天纬地的才华,看透人性的智慧,以及天才人格独具的孤独、纯粹,特别是人际关系中的疏离和淡泊,而白雪则是和角色“本我”拉开一定距离的、“内在的他者”,白雪沉静、安详、超脱的形象,如同鞅反思自身的“内在的目光”,亦如鞅处于困境时,指引出路和方向的“内在的声音”。


如此,鞅因君上赐婚被迫和白雪分别,听到对方关于情爱、婚姻、理想的劝导,其实都是鞅对自己的劝导。这段剧情不必按字面意思,解释成“放弃变法,为爱私奔”那般OOC。白雪口中的“情爱”是广义的情感,代表了鞅作为普通人的渴望,对平凡生活中所有快乐和悠闲的留恋。为了理想,鞅已几乎放弃一切私生活,而此刻离开白雪,就等于割舍掉最后一份属于普通人的幸福,彻底成为“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的法圣商君。


作为鞅“内在的目光和声音”,白雪在鞅“成圣”前最后一次彷徨时,必然比鞅更透彻地洞察他的心,并送来正确的引导。这个层面的鞅雪,和山柏完全不存在竞争关系。既然白雪是鞅内心投射出的guardian angel,一切皆为鞅存在,鞅雪CP就只是一个人对自己内心的守护。而君上作为鞅唯一的soul-mate,才是真实的、“外在的他者”,和鞅既相互吸引,又相互成全,结成坚固的羁绊。


然而除了“直男女神”和“内心投射”,白雪的形象还有第三重、更隐秘的层次,这个层次的鞅雪,才和山柏构成了微妙的张力。


《裂变》中鞅和君上并列双男主,但若按“朝向对方”和“独立于对方”两面划分比例不同,依旧可以在两人关系中分出主导。君上可以说是《裂变》最大的惊喜,孙老凭一己之力创造的男神,然而一旦进入和鞅的关系,就全方位围着鞅转。雄心、理想、责任、压力、最强的羁绊,临终前的执念,无不缠绕在鞅身上。


有人或许会问,君上作为仲公子和初登君位时的雄才大略,和父母、兄妹、儿子的关系,难道不是“独立于鞅的一面”吗?这个说法固然对,但处于“独立于鞅的一面”的君上非常沉重、压抑、焦虑,对生存状态极度不满,时刻渴望改变,却苦于无人帮助理解。


君上身为“秦国异类”的孤独苦闷,从第一集死谏父兄开始,每一次和身边人政见冲突,都加深了这种感觉。而他和鞅这个“魏国异类”的契合,也从第一集鞅犀利提出“此战要诀,在于不战”反被耻笑开始。山柏虽未见面,但君上每次力排众议,背后未曾言明、甚至尚未厘清的道理,都由处于另一阵营的鞅清楚明白地告诉观众。


眼界和思路的高度一致,使君上一开始就对鞅有微妙的感觉,但身处两个阵营,又让君上采取了暗中窥探和防备的态度,最典型的,就是请兄长出面和鞅交涉,自己躲在背后偷听。而初见时鞅那句“等秦国强大了”一语切中君上深藏的雄心和痛处,早已备好的盟书又让君上惊艳和神往。自此直到山柏盟誓,君上的暗中窥探一直有,防备渐渐稀薄,而赤裸裸的渴慕,以及日夜期盼、患得患失的心情,则占了主导。此后变法强秦的二十年,也是君上最大夙愿得以实现、人生价值得以建构的二十年。鞅的才华、意志、人品、情谊,整个人,各个方面,无一不让君上得到全方位的满足。


然而,君上的生命只因鞅而圆满,鞅的生命却并非如此。孙老借白雪之口对鞅说“你的一切,都是为政、为治、为法而生,若归隐山林,定会丧失灵魂”,却也借君上之口自责“商君本天下名士,本可著书收徒、逍遥列国,却为秦国抛妻弃子十几年”。所以,孙老虽坚信变法强秦是鞅天命所归,却不愿把鞅锁死在一种人生可能上,他借白雪、君上、甚至景监之口,多次传达了一个信息:秦国和君上得到鞅是最大的幸运,但鞅并非只有秦国和君上一种选择,著书立说寄情山水,从来都是千古名士应得的快乐。


且不论孙老的文人审美是否与法家画风不符,这种对山柏人生可能性的不对称设定,造成了两人关系深层的不平等。在此,我们触及到白雪形象的第三个层次——


白雪代表鞅超脱于政治的另一条人生道路,代表了鞅不属于君上的一面,和离开君上的可能性。


如此,便能解释白雪对君上潜在的威胁。这种威胁和白雪本人无关(因为她并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独立个体),也并不来自鞅雪的感情(因为这种感情其实是一个人的“自恋”),而只在于白雪能让君上意识到,鞅从来不是非秦国、秦公不可。


正因如此,君上对白雪,存在着隐秘晦涩的“单方面”防范。虽在墨家总院得到白雪帮助,齐魏大战又获情报支援,君上对鞅身后这个强大的女人,或者说这个女人的力量,一直抱有微妙的防范。这和怀疑鞅的政治忠诚无关,而是君上在小心揣摩鞅“不属于秦国和秦公”的一面。而下嫁荧玉,不仅是君上全力支持变法的政治决策,更是把鞅捆绑在身边的怀柔手段。


说到这里,就要谈谈荧玉的形象,以及公主对山柏关系的贡献。


评论(5)

热度(56)

  1. 江云逋发条橙的春天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太棒了,跪着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