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澄清】我对史向孝鞅的几句猜测引起的争议

最近工作忙本不想理这事,但因为对方是我点赞推荐好几次的妹子,人家又不惜花费时间和精力,义正词严地批评我N天前说过的两句话,出于感激,我还是认真回应一下吧


我很欣赏姑娘的文章,气势磅礴,真情满满,观点鲜明,有自己对历史的思考和理解,所以我即使反对你的某些观点(特别是你混淆现代法制和古典法制的常识错误),也曾给你点赞


这次,怎么说呢,很遗憾我不经意的话惹到了你


首先,发那个帖的初衷和严肃的历史解读无关,纯属抖M发作精神分裂吐槽一下自己的脑洞,我本无意说服别人,只在别人留言时谈谈一己之见而已


而且,即使我严肃提出历史解读,也绝不会宣称我的解读是唯一正确的,甚至不会宣称它是诸多解读中最好的,我顶多会说据现有史料看,这种解读合理性比较高而已,当然完全可能会被新史料推翻,或被更合理的解读取代


因为我是做文本分析的,对同一段白纸黑字,产生无数相异甚至相反的解读,完全是学术研究的常态,百家争鸣针锋相对,通过辩论互相启发促进,是学术研究的繁荣甚至生命所在,抱着这种心态,我不太明白姑娘为什么对我有意见,要说观点不同就要求别人退圈,这种话别说危害思想发展,更是侵犯他人表达观点的基本权利,在学术圈是最大的禁忌


嗯,好吧,姑娘不想和我扯严肃的学术讨论,只谈粉圈的规矩?好,那请问我是乱喷《裂变》主创了呢?是抹黑剧向山柏了呢?还是唾骂作为剧本基础的史向孝鞅了呢?请问姑娘觉得我触犯了哪条规矩,要我退出tag另谋出路?


我对《裂变》和剧向山柏一直是吹吹吹,只在史向孝鞅的解读上和孙老有所不同,我觉得孙老提供了很好的解读,但这种解读并非唯一的可能性,然后姑娘就声称我和孙老意见不一我就该滚,嗯,孙老本人都没禁止粉丝说话,现在姑娘是拿孙老当尚方宝剑强行统一思想啊,所以我再欣赏你我也得反驳,要是意见稍有不合就玩思想裁判,那本来就冷成南极圈的山柏tag真可能一只企鹅都不剩了


我本不想反驳姑娘的历史解读,姑娘是高材生留学党,一定听说过wishful thinking和projecting。虽然姑娘文采飞扬,但通篇都在犯这两个错误。出于礼貌,我不解释这两个术语了,姑娘知道意思就好。


深究细节槽点实在太多,就凭那句“商君继位也不是做不好”,我真得甘拜下风。历史上无数次因立长还是立贤掐得头破血流,这还是传位给君主的亲儿子,如果孝公直接把君位给商君了,然后你觉得秦国的公族世家,山东各国的君臣,会对商君心服口服热情道贺?有句话叫一粉顶十黑,孙老都理智尚在不敢抛弃政治合法性(实际上,他可是借商君之口严厉批判“此举必将乱国”),姑娘千万不要把商君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啊。


嬴渠梁同志指定商鞅同志为下一任主席,秦国被后者的意志和才华深深折服,放弃父死子继的落后制度,坚决团结在商鞅同志为核心的变法复兴党周围——这种龙傲天读了都自惭形秽的情节,怕是起点男频文都不敢YY~


按照姑娘自己的话,不遵从孙老就该滚出tag,对商君继位这件事的看法,现在和孙老对着干的可是你啊。嗯孙老这柄尚方宝剑不好用,你就赤膊上阵自己搞一言堂了?还是你继把孙老投射到历史之后,又把自己投射到孙老身上?


然而即使你粉商君粉到在我看来全然抛弃政治常识,即使你白纸黑字违背了你心中作为最高权威的孙老,我也不会按照你的逻辑请你闭嘴,因为我知道自己无权这么做。


我把文艺和历史分得很清,我反对文艺创作必须字字句句符合历史,也反对用前者垄断对后者的解读(靠事实支撑的学术著作尚无权搞一言堂,何况充满想象的文艺作品?),前者是文艺创作的独立与自由,后者是思考和表达的独立与自由,两者都应尊重,也互相不能侵犯。


至于粉圈的潜规则,山柏tag不是任何人开的店,谁都没有权利垄断思想,只因意见不同就逼别人滚蛋


我若离开,只会因为爱淡了,和他人看法无关




PS: 以下这些话是对其他同好的


史向孝鞅的所谓阴谋论解读,不仅很多网民相信,很多学者也持这种观点。“万一剧中的情谊只是虚假的幻象,而真实历史却是黑暗残酷的,那我萌山柏还有什么意义?” 我想这应该是反对我言论的同好的最深的担忧,我尊重和理解这种担忧,因为它也曾是我萌山柏的最大心病。然而我并不坚持自己是唯一正确的解读,更无意说服别人,任何人的反对,我都尊重。


我想表达的,只是把历史和创作分开的态度。对作品中的人物,保持最纯正的理想主义信念。对历史中的人物,在相信其基本精神面貌的同时,保持对不确定性和可能的阴暗面的宽容。把自由想象的空间和安全感还给创作,把宽容和开放的心态留给历史。我觉得这是萌史向的持中态度。我并不需要洗白我的英雄,更不需要确认他们所有隐藏动机完全光明(试问谁能做到这一点?),仅凭史书中对他们丰功伟绩的记载,他们已经是我心中的英雄了。


所以孝鞅其实是我萌的最稳的CP,即使他们和剧中山柏差异极大,也是另一种意义的“同生共死”。凡夫俗子把生命和安全看得无比重要,但对英雄来说,或许互相成就理想,才是对彼此最深的爱。我连最残酷的历史可能性都能接受,已经没有什么能动摇我对孝公和商君的爱了。


或许有一天,我会把史向孝鞅另类的“生死相随”写出来


以上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