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青山松柏】捡了个小哭包(34)

“我比你大那么多,等我老了,你可能要照顾我很多年。”卫鞅说。
  
“我比你小那么多,我小时候你照顾了我那么多年。”嬴渠梁说。


【太喜欢青山松柏相守一生的誓言了,感动得Mark下来~】


蓝小河:

设定:嬴渠梁17岁,卫鞅31岁。现代,年下,养成。

第三十四章
  
  “鞅,我们继续说话。”嬴渠梁说。
  
  “你说,我听着。”卫鞅靠着嬴渠梁,双手无力地搭在嬴渠梁脖子上,因为大脑供血不足,意识迷糊不清。
  
  “你要集中精神,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你说。”
  
  嬴渠梁一路上不停地对怀中的卫鞅说着话,他一边走一边说,说了他小时候的事,说嬴家有一座马场在不远的山上,说他想和卫鞅一起吃的食物,说他想和卫鞅一起旅游的城市……虽然抱着一个人走路,声音时高时低,断断续续,但他并不觉得累,只想赶紧带着卫鞅回到温暖的家里。
  
  =========
  
  “鞅,到家了。”
  
  嬴渠梁站在别墅门口,抱着卫鞅,艰难地用手肘撞了撞门。
  
  卫鞅听到嬴渠梁说到家了,稍稍清醒,想将环在嬴渠梁脖子上的手臂放下来。
  
  嬴渠梁侧头压住卫鞅的手臂,“别动。”
  
  “荧玉看见了不好。”卫鞅的声音很低很弱。
  
  “她是我妹妹,没关系。”
  
  嬴渠梁说话的时候,门已经开了,来开门的果然是荧玉。荧玉看着嬴渠梁只穿了件单薄的毛衣,而他怀中的卫鞅裹得像个圆球,既庆幸二哥找到了卫鞅,又心疼卫鞅挨了冻,急忙将两人让进屋。
  
  “荧玉,帮我把浴缸放满热水。”嬴渠梁说。
  
  “嗯。”荧玉应了一声,跑着去了三楼的浴室。
  
  嬴渠梁抱着卫鞅跟在荧玉后面,也往三楼走去,他的卧室在三楼。
  
  到了卧室,嬴渠梁将卫鞅轻轻地放在沙发上,脱去他身上的衣服,摸到卫鞅贴身的衣物都湿漉漉的,他心疼得手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等到荧玉敲响卧室的门,嬴渠梁已经帮卫鞅脱去全部潮湿的衣物。他将卫鞅裹在厚毯子里,抱着去浴室。
  
  路过荧玉身边时,嬴渠梁说:“小妹,帮我熬点粥。”
  
  “厨房里只有米,白粥可以吗?”荧玉说。
  
  “可以,一把米三杯水,在电炖盅里熬。”嬴渠梁说,“熬好粥你就快去睡觉,不早了。”
  
  他停下脚步,又说了一句:“你的朋友,房间安排好了吧?”
  
  “安排好了,二哥你别管我们了,照顾好卫鞅哥哥。”
  
  “嗯,你招待好你的朋友,她们是客人。”
  
  “别说了,我知道的。”荧玉过去推了嬴渠梁一把,“快带卫鞅哥哥去浴室!”
  
  嬴渠梁差点被荧玉推一个趔趄,他当然是看卫鞅情况比较稳定才分心对荧玉叮嘱了这么多,但妹妹一副比他还担心卫鞅的样子。
  
  浴室里,嬴渠梁解开裹着卫鞅的厚毛毯,将他浸在足有45°的水中。卫鞅苍白的脸颊渐渐恢复了红润,呼吸和心跳也平稳了下来。
  
  嬴渠梁这才真正放下心来,他鼻子一酸,泪水又盈满了眼眶——他差点失去了卫鞅,永远的失去。
  
  卫鞅感觉温暖从四肢百骸的毛孔涌入心里,呼吸顺畅了,脑袋能够思考了,手脚也能够活动了。他又泡了一会儿,感觉上下眼皮像镶了吸铁石似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他对守在一旁的嬴渠梁说:“我们回床上去,我想睡一会儿。”
  
  “好。”嬴渠梁将卫鞅从浴缸中抱起,细心地帮卫鞅擦干身上的水珠。
  
  卫鞅有些不好意思,但全身乏力,只能任由嬴渠梁摆布。不过,他很欣慰嬴渠梁没有丝毫的越矩行为,全程都只是平平淡淡地帮他脱下衣服、抱他洗澡、帮他擦干身体。
  
  就像医生对待病人一样清心寡欲。但他知道,嬴渠梁对他又不完全像医生对待病人,嬴渠梁能够如此对他,仅仅因为他差点失去了他,他在愧疚和反省。
  
  回到卧室,荧玉已经将熬好的粥放在床头柜上了。嬴渠梁没看见荧玉的影子,想来应该已经去睡了。
  
  他坐到床上,让卫鞅靠着他。舀起一勺白粥吹了吹,才喂到卫鞅嘴边。
  
  卫鞅张嘴喝一口,吞下,笑一笑,再喝一口,再笑一次。每次都笑得懒洋洋的,虎牙时隐时现。
  
  “我比你大那么多,等我老了,你可能要照顾我很多年。”卫鞅说。
  
  “我比你小那么多,我小时候你照顾了我那么多年。”嬴渠梁说。
  
  卫鞅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张嘴喝了嬴渠梁喂到嘴边的一勺白粥,温度刚刚好。
  
  卫鞅喝完粥,终于困得睁不开眼睛,靠着嬴渠梁就睡着了。嬴渠梁让他枕在自己腿上睡得舒服一些。
  
  而他,一整夜看着卫鞅平稳的呼吸没有闭眼睡一分钟。
  
  =========
  
  卫鞅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睡醒后,虽然全身酸痛,但精神已经大好。
  
  他仰起头,看见嬴渠梁正满眼柔情地看着他。
  
  ——嬴渠梁眼中不仅有柔情,还有无数红血丝。
  
  卫鞅缓缓坐起来,转身面对面地看着嬴渠梁,“我已经好了,你放心地睡会儿。”
  
  “不睡了,你恢复了我就放心了。我还要去一趟亲戚家。”嬴渠梁说着,起身下床。
  
  他刚踩到地板,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卫鞅急忙伸手去扶,但嬴渠梁已经站稳了。
  
  嬴渠梁对卫鞅笑笑,“没事,腿麻了。”
  
  卫鞅跟着嬴渠梁下了床,要去取他的外套,“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你在家休息。”
  
  “你真的没事?”
  
  嬴渠梁摇摇头,“一晚上不睡,完全没事。”
  
  卫鞅见嬴渠梁确实只是双眼通红,精神却不错,便没有再坚持要和嬴渠梁一起出门。
  
  ========
  
  嬴渠梁出门时,荧玉、白雪和玄奇也收拾好了东西要和他一起走。
  
  “要回去了?”嬴渠梁问。
  
  “我们还要上补习班。”荧玉一脸苦大仇深。
  
  “我送你们去公交站。”嬴渠梁说,但想到卫鞅不许他开车,而且车子本来就扔在公交站的,于是,改口道:“我和你们一起去公交站。”
  
  三个姑娘没有纠结嬴渠梁的说法,和他一起离开了别墅。
  
  一路上,姑娘们有说有笑,嬴渠梁只听着,却也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不一会儿竟然就到了公交站。
  
  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每天一趟的公交车正停靠在站台上。
  
  嬴渠梁对几个姑娘挥挥手,要往亲戚家的别墅走去。他听见公交车司机对他喊道:“你不走吗?晚上可能还有暴风雪,明天就没有车上来了。”
  
  嬴渠梁对司机道了谢,说:“明天下午我们自己开车下山,那时候大雪应该停了。”
  
  他离开时,看了一眼停在山坡平地上的卫鞅的车,心想:虽然想开,但卫鞅一定不会允许我自己开车,再等等吧,后天我就成年了。
  
  =========
  
  嬴渠梁从亲戚家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他一边脱外套,一边问在客厅里看书的卫鞅:“怎么不睡?”
  
  卫鞅合上手中的书,“不困。”
  
  嬴渠梁一想,卫鞅下午才睡醒,晚上不困也是正常的。
  
  “和亲戚聊得怎么样了?”卫鞅问。
  
  “挺好的,答应帮我们度过这次危机。”嬴渠梁说。
  
  “你给了他什么承诺?”卫鞅问。
  
  嬴渠梁笑了笑,心想:果然是卫鞅啊,不会天真地以为只要是亲戚就会无条件的帮忙。
  
  “我答应以后赵家和魏氏发生争端,我会帮助赵家。”嬴渠梁说,“这样对我们嬴家也有益无害。”
  
  【未完】

评论

热度(24)

  1. 发条橙的春天蓝小河 转载了此文字
    “我比你大那么多,等我老了,你可能要照顾我很多年。”卫鞅说。  “我比你小那么多,我小时候你照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