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占TAG先道歉,风波平息后,我会去掉TAG,不再污染大秦圈


各位围观群众,那个被放在挂白糖的帖子开头+三月本人的帖子里、发私信给三月的脑残,正是在下

我一直是三月的忠实粉丝【她的文基本见一个赞一个,还有大量推荐+留言,大家可以查我主页】,我对三月的欣赏喜爱之情,自不必说。

我非常后悔当初只看了白糖的退圈公告,仅凭着对两人作品的印象和粗浅判断,就给三月发私信询问。私信最后那句话,深深伤害了三月。当三月告诉我她和白糖的交流过程,我改变了看法,认为白糖既然的确受三月启发,梗的灵感也可能来自三月,那么出于对三月的尊重,在开头应当声明感谢才好。其实这件事很简单,白糖是新人,规矩没做好,处理不当。我也为自己当初的不明真相伤害了三月,多次和三月道歉,也同意发帖澄清整件事时,三月可以使用我的lof短信。


然而,我现在必须说——

第一,三月逼白糖退圈,这根本不是我白纸黑字的指控,出于对三月的愧疚,我可以尊重她对我做出这种最糟糕的解读,但我本人非常不喜欢这种解读。

第二,只放出我在短信中最令三月受伤的话,仿佛我一开始就冲上来质问三月,这种做法有失公平。

现在看完我的全部短信后,相信大家能体会我对喜欢的作者的焦虑、担忧、不想事情扩大的意愿。最重要的,我啰啰嗦嗦多次强调的是——我怕影响三月的情绪。

身为大秦圈的忠实读者,在完全不知道三月和白糖私下冲突到何种地步、白糖创作过程又是怎样的情况下,本来就冷的圈子,竟出现退圈,是我这个读者能想象到的、最糟糕、最不值得的情况。所以我私信中最后一句话,带上了恼怒的情绪,然后被三月做了最糟糕的解读,伤害了她。

三月的确询问过我能否贴出短信,我也的确答应了。但我并不知道哪部分会被贴出来。我还奇怪,我这个无知吃瓜群众根本没实锤,哪能帮到三月澄清事实?但等贴出来了,我才发现我的多条短信,只被截了最后一条,又被作为“其他吃瓜群众”“可能”像我一样被白糖误导、认定三月逼白糖退圈的证据。我为这个找了三月,三月说我那些较长的短信,会贴文字版,然而我现在都没有见到,所以,为了公平,我决定自己贴出来。

且不说退圈指控,根本不是我白纸黑字,一句话抽离上下文可能被曲解, 也根本算不得实锤铁证。我更反对以我这句【脱离上下文、根本不是实锤的】话为证据,做出“其他人可能像我一样如何猜测三月”的推断,以此说明白糖那份声明的危害——

因为,即使退一万步讲,哪怕我脑残,难道我能代表所有吃瓜群众?难道其他人一定都和我一样脑残?这诛心的范围也太大了吧?且把“仅仅可能的危害”搞得好像是“已经发生的危害“,出于基本的公平,我必须反对。

搞到这种地步,我非常非常难过,在秦宫良府群表达了不满,我想,即使群里的姑娘不把我当朋友,即使对我这个脑残有怨气,大家也算缘分一场,我评评理也可以吧?就算白糖被姑娘们视为误导群众的骗子,我这个被骗的吃瓜群众,为何被绑一起挂墙头?同样是犯错,无知犯错和明知故犯,责任能是一样的?

在群里,我话就都说这份上了——就算把我挂墙头,就算你们脱离语境只截我一句话,但你们事先知会我一声也好啊,因为我愿意给三月赎罪。然而,是不是我一句惹三月伤心,我之前的关心安慰,后来的道歉认罪,出谋划策, 都统统不作数?是不是你们能随便使用我的话,哪怕这句话对群众的引导和暗示,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是不是我一旦不满,你们就一个个轮流过来和我对峙,把我当年惹三月伤心的事再拉出来鞭尸一遍?说三月为我哭了一天,说谁谁谁非常生气,又是谁谁谁劝导——我真的觉得,大家没踩死我算给脸了,拉出来鞭尸算什么,我还不乖乖闭嘴,还纠缠不放干嘛?

我义正辞严表达不满,姑娘们不高兴,我嬉皮笑脸想混过去就算,又被指责阴阳怪气。我担心挂白糖会招来有人质问,担心三月被二次伤害,就被指认是想息事宁人,然后撕逼开始,根本没个头,我一朝伤了三月,就永远翻不了身了。后我被告知三月昨晚就生病了,收不到我的QQ讯息【出于情份, 对此我不做判断,然而似乎今天三月还在lof发了两个帖子】。然后群里也没人理我了,管理员禁了所有人的言——嗯,其实要我看,大可不必,把我一个人踢出群就成。


反正我私下和三月聊过什么,群里那几位姑娘很快知道得一清二楚了【然而我所有道歉,安慰,支招,似乎根本无法抵消大家的怨气?】,而姑娘们背后如何对我恼怒,我可是两眼一抹瞎。既然这个群里,我因为一个错误就 被如此孤立,继续容忍我霸占群空间,你们还得在背后讨论如何对付我,到了这一步还有意思吗?难道禁言所有人就显得公平了?赶紧把我踢走了,你们好说话!


然而我就是不舒服,我必须在lof上说出来——当初我不明真相,被姑娘们 心中的敌人误导、当抢使,怎能现在在所谓朋友们这里,也是啥都不知道,我的话继续被当枪使,我根本无权抗议,只有乖乖闭嘴是吧?我反抗,一张嘴又说错话,一会儿被指地图炮太大,一会儿又被指抗议错了对象。姑娘们互相担责任,感情真挚到令我感动,然而,为嘛我永远因为不明真相而犯错呢?在所谓敌人和朋友这里,是一个待遇呢?


太祖说,一定要先分清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团结尽可能多的朋友,孤立少数敌人,这才是斗争的王道。橙子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一直是三月的忠实粉丝,一句话伤到三月,就永远不得翻身。如此气量,如此胸襟,我可真真儿佩服。

最后,和三月酱有缘相聚一场不容易,尽管事已至此,我依旧选择相信三月口中的事件经过,也愿意相信这件事,是白糖处理不当在先,白糖应当更遵守规范,注明受三月启发,文也有三月一份功劳,表达对三月的尊重。但另一方面,我还是认为白糖虽然有错,但远非罪大恶极。在所谓敌人已经退圈时还如此兴师动众地挂人,且分不清矛盾的主次,敌人和朋友绑一起挂墙头,把你们的解读当朋友的白纸黑字,以此证明白糖的危害有多大,把不是实锤的一句话,当推论众人可能如何如何恶意猜测三月的证据,我这个所谓的朋友【当然你们可以认为我已经不是朋友】,感到彻底心灰意冷。


以上,我在秦宫良府群已经说不成话了。出于以往的情分,我在此承诺, 只放我自己的lof私信,不首先贴群里聊天的截图,也请各位好好冷静,以前谁说过什么,心里明白就好。 然而,如果你们想继续撕,建议先彻底把我踢出秦宫良府群,让我截不了图无法为自己辩白,然后请尽情使用我的话达到想要的效果,就像你们对待我的lof私信那样。

最后,我理解你们是护犊子心切,看在三月的面子上,我不准备再怪谁。但不能因为三月一个人受伤最深,伤她的人——哪怕被误导、是无心——就必须永远被摁在地上当罪人。这个世界,谁也不欠谁。即使你更脆弱、更柔软、更容易受伤,但这并不是你得到特殊待遇的理由。认亲之前,还得先认理。姑娘们的反弹,把事情搞得太严重、针对范围搞得太大。过犹不及,适得其反。

以上。





评论(15)

热度(12)

  1. 闲敲棋子落灯花发条橙的春天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