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青山松柏】捡了个小哭包(十九)

蓝小河:

设定:嬴渠梁17岁,卫鞅31岁。现代,年下,养成。 

第十九章
  
  又到了卫鞅的训练日,他现在很期待和嬴渠梁的对练。甚至把在俱乐部办的月卡换成了年卡。
  
  而嬴渠梁,从临时教练,变成了卫鞅的私人教练。
  
  卫鞅很享受嬴渠梁看见他迅猛的进步时脸上的惊讶。 
  
  我在乎他的感受。
  
  我对他的在乎,已经到了和他在乎我相同的地步……
  
  卫鞅在电梯上,一脸严肃地想着。
  
  他下了电梯,如常的地走向空手道训练厅。
  
  还没走到更衣室,前台小姐叫住了他,“卫先生,非常抱歉,您的教练请假了,今天由其他教练教你,可以吗?”
  
  “这样的话……今天就不练了吧。”卫鞅说着往回走,他忽然有些心神不宁。
  
  最近他和嬴渠梁的关系不好不坏,联系不紧密也不疏远,偶尔发条消息。
  
  他昨晚睡前收到一条信息,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没回,顺手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是嬴渠梁发的,说期待和他对练。
  
  为什么忽然请假了?
  
  卫鞅拿出手机给嬴渠梁打电话,一连打了三次都无法接通。
  
  他今天没有嬴渠梁班级的课,不知道嬴渠梁去没去学校。他打了一个电话回学校,一问之下得知嬴渠梁请假了,并且不是请假一天两天,而是整整十天。
  
  十天后学校所有专业都停课进入备考周,如果不是遇到特殊情况嬴渠梁不会忽然请假。
  
  难道他家里有事?他的父亲……
  
  ==========
  
  下午,卫鞅沿着平常走的街道慢慢走着,路过自己家的小区大门时没有进去,而是继续往前。
  
  经过两条街,到了嬴渠梁家所在的小区。
  
  他站在小区大门外面,犹豫要不要进去看看。
  
  两年来,他一直知道嬴渠梁住在这里,却从未进去过。并且,他现在犹豫是否跨过的不只是立在面前的这道大门,还有心上的坎。
  
  我真的准备好了吗?一旦主动接近他,我就再也没有逃避的借口了……
  
  远处天空传来一声闷雷,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卫鞅往旁边的屋檐下躲,正要撑开伞,忽然脚下一滑,重心不稳,一步跨进了小区的大门。
  
  跨过来了……
  
  罢了,也许天意如此。
  
  嬴渠梁家住的是高档小区,卫鞅在跨过小区大门一分钟后就被保安拦住了。保安看他斯斯文文的,不像有不轨的意图,于是客气的问起了卫鞅的来意。
  
  卫鞅简单地说了,保安听后非但没有将他撵走,反而主动要求带他去嬴家。
  
  卫鞅跟在保安后面,在小区里绕了整整十分钟才到了嬴渠梁家的独栋别墅前。
  
  保安见人带到了,不好再陪着,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卫鞅谢过保安,站在嬴渠梁家门外摁了一阵门铃,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仰起头,越过不高的围墙往里看——黑灯瞎火的。
  
  怎么回事?
  
  不安开始在他的心里蔓延,想找到嬴渠梁的心情更加的急迫起来。
  
  他离开嬴渠梁家,走在回家的路上,只走了一小段路就停下了脚步。
  
  怎么可能安心的回家……
  
  他猜测着嬴渠梁可能去的地方,决定每处都找一遍。
  
  健身俱乐部、图书馆、学校……
  
  最终,卫鞅颓然地坐在篮球场的观众席上,球场里却没有嬴渠梁的身影……
  
  ——我以为我对渠梁了如指掌,其实不是,我连他可能去的地方都不知道,只能在和他相处过的地方找他。我有什么资格说感情的基础是互相了解,有什么资格认为我了解他,他不了解我……
  
  我根本就没有给过彼此互相了解的机会……
  
  ============
  
  卫鞅每天都留意着嬴渠梁,上嬴渠梁班级的课时,他走进教室第一个动作就是扫视一圈,但毫无例外,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还是空着的。
  
  一直以来,他批改学生作业时最留意的就是嬴渠梁的。但现在,作业堆里嬴渠梁苍劲有力的笔迹消失了。
  
  过度的在意让卫鞅开始梦见嬴渠梁,一开始隔几天才做一次梦,梦境模模糊糊的,只知道梦见了嬴渠梁。
  
  最近做梦越来越频繁,几乎天天晚上梦里都有嬴渠梁。
  
  ——不是粘人的小男孩嬴渠梁,而是阳光少年嬴渠梁。
  
  卫鞅躺在沙发上午睡,梦境毫无征兆地又来了——嬴渠梁用不容反驳的话语和有力的拥抱表达着对他的喜欢,他不再拒绝,用一个浅浅的吻回应了嬴渠梁,嬴渠梁欣喜若狂的将这个浅吻变成了深情的舌吻。
  
  卫鞅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狠狠揉自己的脸。梦中嬴渠梁的情话还回荡在耳边,亲吻的感觉也像真实经历过——虽然他从来没有接过吻,不懂任何技巧,但梦中的感觉让他迷恋。
  
  我,喜欢他。
  
  是的,我喜欢他,非常喜欢。
  
  和原本的喜欢不一样的喜欢。
  
  ——我爱他。
  
  【未完】

评论

热度(19)

  1. 发条橙的春天蓝小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