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青山松柏】捡了个小哭包(十)

蓝小河:

设定:嬴渠梁15岁,卫鞅29岁。现代,年下,养成。 

 第十章
  
  魏昂回来时,烤鱼店的老板刚收拾完东西,在关店门。
  
  魏昂说:“老板,和我一起吃东西那两人走了?”
  
  老板定睛看了看眼前的人,认出来是吃到很晚的那一桌的客人,笑呵呵地说道:“刚走不久,去对面大楼的地下停车场了。”
  
  “谢啦。”魏昂说着,往地下停车场走去。他刚拿到一些案件相关的材料,想交给卫鞅。
  
  他喝得比卫鞅还多,头脑不清醒,摇摇晃晃走到停车场,远远地看见了两个人影,“卫鞅……”
  
  他只说出两个字,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酒醒了一半。
  
  看到眼前这一幕,他趁着那两人没有发现,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
  
  第二天,魏昂去找卫鞅交昨晚没能交出手的材料,他说:“昨晚喝得有点多,哈哈。”
  
  “有一阵我断片了,不知道怎么回家的。”卫鞅揉揉因为宿醉而疼痛的脑袋。
  
  “断片了好,断片了好啊。”魏昂说。
  
  “嗯?”卫鞅疑惑地看着魏昂,“我是不是断片的时候做了不该做的事?”
  
  “哈哈,哪有什么事,你别想太多了。”
  
  “魏昂,你这话很有问题,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没有,绝对没有,哈哈哈,你又不是才认识我。”
  
  “正因为我不是才认识你,所以能发现你话里有话。”卫鞅盯着魏昂。
  
  “真没事,别问了。”
  
  “我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卫鞅开始套话。
  
  “哼!你喝醉了嘴巴也紧得很!”
  
  “嗯,想套我的话没那么容易。我想想是什么……”卫鞅说,“你哥的案子,我说不想帮你的忙?”
  
  卫鞅看了魏昂一眼,否定了这个答案。
  
  他想了想,说:“那就是关于渠梁的?”
  
  魏昂表情变了变,这个细节没有逃过卫鞅的眼睛。他严肃地点点头,不再追问。
  
  他昨晚做梦了,梦见了嬴渠梁。醒来后不敢仔细的回味,梦境稍微再现在脑海里都让他产生深深的负罪感。
  
  也许,那不是梦境……
  
  ===========
  
  卫鞅找到大楼的物业管理张大爷,“大爷,我想看看昨晚停车场的监控。”
  
  “有什么问题吗?”张大爷警觉地问。
  
  “没事,我钥匙找不到了,可能是丢在车库里了,我看看是不是有人捡走了。”
  
  “看吧看吧,钥匙可是大事,赶紧找到才行。”张大爷说着,给了卫鞅监控室的钥匙。
  
  卫鞅谢过张大爷,去了监控室。张大爷满心好奇,想和卫鞅一起去看看,但被卫鞅婉言拒绝了。
  
  卫鞅找了昨晚凌晨两点至四点的监控录像。画面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鞅没有快进,仔细地盯着看,一直到凌晨两点三十七分,他和嬴渠梁的身影出现在了画面上。
  
  然后。他看见了……
  
  =========
  
  中午,卫鞅没有如往常一样回家。
  
  嬴渠梁上高中之后,他们只在两人都放假,或者两人其中一人放假的时候自己做饭。
  
  现在嬴渠梁还在中秋节的假期中,所以由他做饭。他等到中午一点半也没见卫鞅回来,便打电话给卫鞅。

        电话一直没人接,他心里打起了鼓,昨晚在停车场亲了卫鞅,卫鞅醉得厉害,既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但他却像做了亏心事一般,带着卫鞅回家后甚至不敢和他一起睡觉了——把卫鞅安顿在床上,他回自己的卧室睡了一夜。清晨卫鞅出门得早,他们没有照面,不知道卫鞅有没有想起昨晚的事。
  
  电话即将自行挂断时,那边终于接了起来。嬴渠梁提心吊胆的,还没说话,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卫鞅正忙,你有什么事我转告他。”
  
  嬴渠梁听见那边一片忙碌的声音,键盘敲击声、打印机声还有说话声,他试着在其中分辨卫鞅的声音,但没有成功。于是,他对电话那边的陌生人说:“谢谢,不用了。”
  
  挂断电话,嬴渠梁把一口没动的饭菜封上保鲜膜塞进了冰箱。
  
  他没胃口。
  
  =========
  
  傍晚,卫鞅回家,看了一眼嬴渠梁的卧室。门关着,不知道嬴渠梁在睡觉还是写作业。
  
  他什么也没问,径直走到冰箱前,拿出中午的饭菜,在微波炉里加热。
  
  微波炉发出“叮”一声响时,嬴渠梁走出了房门,看着卫鞅。
  
  卫鞅僵硬地笑了笑,说:“坐下吃饭。”
  
  和平常一样的三菜一汤,两人面对面坐着,各自扒着碗里的饭,气氛很不对劲。
  
  嬴渠梁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今天的菜我做得不好。”
  
  “还行。”卫鞅随口说了一句,没有看嬴渠梁。
  
  嬴渠梁停下筷子,“你没发现我把凉拌黄瓜里的盐放成糖了?”
  
  “也不是很难吃。”卫鞅敷衍道。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说道:“渠梁,我今天一直在想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下。”
  
  “嗯。”嬴渠梁点点头。
  
  “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回到父母身边去生活。”卫鞅说得平静,但他自己才知道他有多努力才勉强维持住这份平静。
  
  “为什么?”嬴渠梁手中的筷子“咔”一声掉在了玻璃餐桌上。
  
  “不为什么,只是应该。”
  
  “我要在这里上学。”嬴渠梁的声音有些颤抖。
  
  “下午我已经给你的班主任打过电话了,明天去办转学手续。”卫鞅说,“你父母那边的新学校,我会拜托朋友去联系,你在家休息几天就能上学。”
  
  “我不想转学,不想回自己家!”嬴渠梁说,“如果你觉得我影响到了你的生活,我回自己的卧室住,和以前一样。”
  
  “怎么可能和以前一样?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卫鞅脸上出现了嬴渠梁从未见过的怒气。
  
  他知道了……
  
  嬴渠梁心想。
  
  担心了很久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卫鞅知道了他的心意,但不接受……
  
  “我保证以后不越雷池一步,我只是想和你住在一起……”嬴渠梁低声保证着。
  
  “你现在说不越雷池一步?昨晚该有理智的时候,你的理智被狗吃了?!”卫鞅说。
  
  嬴渠梁怔住,这是卫鞅第一次对他说重话。
  
  是的,理智被狗吃了!
  
  你知道我喜欢你到要疯了吗?如果抱着你,呼吸着你的呼吸,我还能保持理智,我就不是在爱着你!
  
  “这不是商量,是命令对不对?”嬴渠梁鼻子发酸,眼眶发涨。卫鞅口口声声说着商量,但把一切事情都做绝了,完全没有留下商量余地……
  
  “对,不是商量,你必须回自己家。”卫鞅指着嬴渠梁的卧室,说道:“去收拾东西,把最近要用的都装行李箱里,剩下的我寄给你。”
  
  撵走嬴渠梁的话在卫鞅心里排练了几百次,每一次他都又烦躁又生气,但真正说出来时,感受却完全不一样,现在他心里只有堵得慌的难过。
  
  卫鞅扔下筷子,去了书房,打开电脑,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然后去卧室把嬴渠梁的书包和几件衣服塞在行李箱里。他出来时,嬴渠梁还坐在餐桌前,眼泪不断地掉下来。
  
  如果在以前,他一定会摸摸嬴渠梁的头,嘲笑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哭。但现在,他不能再对这个曾经和他最亲近的人做出亲密的动作。不能了……
  
  “我给你订了机票,三小时后起飞。”卫鞅说着,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把嬴渠梁从椅子上拽起来。
  
  嬴渠梁擦了擦眼泪,悲伤地看着卫鞅,“你就这么讨厌我?”
  
  卫鞅什么也没说,一脸坚决。
  
  “我懂了。”嬴渠梁站起身,自己拉过行李箱,往门外走去。
  
  他走到门口时,停下脚步,对卫鞅说:“我走后你找个女朋友吧,她会好好照顾你的。”他心里有一个声音:你那么好,一定会找到最好的那个人和你在一起。但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啊……
  
  “嗯。”卫鞅应了一声。
  
  “你一个人吃的米饭量,是三分之二杯生米,加300毫升水。你要煮软一点,不能太硬,你经常熬夜,又不按时吃饭,要小心地养着胃。”嬴渠梁叮嘱着,转过身背对着卫鞅,他不想卫鞅看见他泪如雨下。
  
  如果可以,他想亲自给卫鞅煮饭,煮一辈子。
  
  但已经没有这个如果了。
  
  “你的衬衫,哪怕是免烫的也不够笔挺,都需要熨烫,我走后你拿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干洗店让他们帮你熨烫。”
  
  嬴渠梁说完,卫鞅点点头。
  
  嬴渠梁觉得他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叮嘱卫鞅,这些年虽然是卫鞅照顾他多一些,但他对卫鞅的照顾也不少。他说:“你……”
  
  卫鞅叹了一口气,打断嬴渠梁,“走吧,我开车送你去机场。”
  
  卫鞅将嬴渠梁送到机场,他没有陪嬴渠梁进去,他坐在车上,看着嬴渠梁一步一步走进机场大厅。嬴渠梁没有回头,他不知道嬴渠梁现在是什么表情,是在哭还是悲伤到木然。
  
  他很想很想叫住嬴渠梁,抱紧这个已经和他一样高的孩子。在嬴渠梁耳边说他很久很久没有好好抱过他了,说他以后也很久很久都不能再抱他了……
  
  但他没有叫住嬴渠梁。
  
  不能。
  
  他不能给嬴渠梁留下任何念想。
  
  卫鞅看着嬴渠梁瘦瘦高高的背影消失在安检口,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对不起,我不能让你继续走错……”
  
  【未完】
  
  

评论

热度(27)

  1. 发条橙的春天蓝小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