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青山松柏】捡了个小哭包(四·下)

蓝小河:

设定:嬴渠梁8岁,卫鞅22岁。现代,日常。

第四章(下)

        第二天,嬴渠梁先起床,洗漱时看见了卫生间的惨状,他沉重地回到卧室,爬到卫鞅身边,盯着卫鞅。
  卫鞅感觉到很轻很轻的鼻息喷在脸上,以为金毛又跑进来了,急忙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嬴渠梁的一张脸。
  “吓我一跳!”卫鞅往后退了退。
  “对不起。”嬴渠梁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卫鞅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
  “卫生间。”嬴渠梁说。
  听了嬴渠梁的话,卫鞅马上明白了,他轻松地笑笑,摸着嬴渠梁的头,“是我把金毛关在卫生间的。”
  “但它是我带回来的,都怪我。”嬴渠梁说,“还有以前的那些小动物,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还好,挺有趣的。”卫鞅笑着坐起来,把嬴渠梁拉到怀里抱着。
  “我们可以收养这只金毛吗?”嬴渠梁仰头看着卫鞅。
  卫鞅摇摇头,“我没有向小区物业提交养狗申请,不能养。”
  嬴渠梁想着:可不可以先养着再申请。
  但他什么都没说,他知道卫鞅的学业有多忙,卫鞅照顾他已经是极限了,再没有精力来照顾宠物。而他自己,虽然有决心、有责任心,但没有经济来源……
  嬴渠梁的父亲每个月给卫鞅足够三个嬴渠梁吃喝的钱,但卫鞅一分也没有花,全部给嬴渠梁存成了读书保障金。
  嬴渠梁问存这么多干嘛,上大学用不完。
  卫鞅一字一顿地对他说:从初中开始上补习班,最好的补习班。
  卫鞅看嬴渠梁在走神,以为他还在想收养金毛的事,“我看这只金毛不像流浪狗,应该是哪家跑丢的,我们该找找它的主人。”
  忽然,卫鞅抽了一口气,用手捂住肚子。
  “怎么了?”嬴渠梁紧张地看着卫鞅。
  “肚子忽然有点痛。”卫鞅故作轻松。
  “饿了?”嬴渠梁问。
  “也许吧。”卫鞅看看时间,已经九点了,比他平常的起床时间晚了三个小时,早过了他的早饭时间。
  “我去做饭。”嬴渠梁说,“你再睡会儿。”
  “哪儿睡得着。”卫鞅笑,想下床,但肚子非常痛。为了不让嬴渠梁发现,他留在床上没有动。
  半小时后,嬴渠梁端着煎蛋和小米粥进了卧室,卫鞅还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嬴渠梁搬了小桌子放在床上,和卫鞅一人坐一边。他边喝粥,边忧心忡忡地看着卫鞅。
  “看着我干嘛?”卫鞅问。
  “我觉得你病了。”嬴渠梁说。
  “没事。”卫鞅说完后把半碗小米粥喝了下去。
  但他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好,甚至更糟糕了。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上滑下来,脸色越来越白。
  嬴渠梁扔下自己的碗,迅速地收拾了碗筷和桌子,让卫鞅躺回被窝里,然后冲到客厅,拿手机打电话给医院。
  救护车来得很快,医生把卫鞅搬上救护车,嬴渠梁守在旁边,眼中噙满泪水,他一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紧紧握着卫鞅的手。
   卫鞅进医院后,医生问嬴渠梁的第一句话是:“他的家属呢?”
  嬴渠梁怔了怔,回答道:“我就是。”
  他和卫鞅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他们几乎无所不谈,但卫鞅对自己的家庭绝口不提。
  嬴渠梁想到他和卫鞅从来没有以哥哥弟弟相称过,也不是朋友关系,但他们亲密无间,这样还不是家属的话,家属两个字就只能定义成血亲了。
  医生虽然诧异卫鞅的家属竟然是个小孩子,但情况紧急,顾不得太多,对嬴渠梁叮嘱道:“我先让他入院,你去办手续。”
  嬴渠梁似懂非懂地点头。
  他来到收费室,递上一张卡。
  ——卫鞅帮他存学费的卡。
  收费室的阿姨对嬴渠梁说了一串他不能完全懂的词:医保卡、病历本……
  他将这些词汇牢记在脑中,到医院大厅咨询台,逐一问了一遍。
  他发现自己和卫鞅来医院时太急了,什么都没拿,他现在要回家去拿这些东西。
  卫鞅的身份证、医保卡、病历他知道在那里。
  ——卫鞅的所有东西在哪里他都知道。
他要马上回家去取,走之前去看了看卫鞅,还是老样子,这让他没法安心的离开。
一位护士看出了嬴渠梁的担心,对他说:“放心去拿东西吧,他一定没事的。”
        嬴渠梁点点头,飞快地跑了。
        他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回来了,卫鞅脸色依然不好,但还能勉强对他笑笑。
        医生对卫鞅的诊断结果是急性阑尾炎,需要做手术。手术不大,但卫鞅刚吃了饭,十二小时之后才能手术。
  “要疼十二个小时?”嬴渠梁问医生,眼中的泪水终于滚了出来。
  他无法想象要让卫鞅忍受十二个小时的疼痛。
  “都怪我,都怪我做饭给他吃。”嬴渠梁双手攥紧自己的裤子,肠子都悔青了。
  “孩子,不是你的错,这情况很多人遇到过,我们会给他吃止痛药。”医生安慰嬴渠梁。
  “真的吗?”嬴渠梁的手松了松,他感觉到自己的指节都有点痛,但一想到卫鞅正承受的疼痛,这一点点又算什么。
  “我保证。”医生说,“你先回去陪着他好吗?”
  嬴渠梁正要离开,医生叫住了他:“孩子,你也休息会儿。”
  嬴渠梁疲惫地点点头。
  他小跑着回到卫鞅的病房,如医生所说,卫鞅已经吃了止疼药,虽然脸色惨白,但能够平静地躺着了。
  他终于放下心来,趴在卫鞅床边,守着卫鞅。
  =========
  急性阑尾炎手术并不复杂,卫鞅的手术很成功,三天后就出院回家了。
  打开家门,卫鞅简直不敢相信这里是自己的家。
  ——比他自己打扫得更一尘不染。
  最关键的一点——没有动物的异味。
  他记得自己进医院的时候,家里还有只金毛犬,他正和嬴渠梁讨论金毛的收养问题,阑尾炎就发作了。
  “金毛呢?”卫鞅问。
  “我找到他的主人了。”嬴渠梁说。
  “怎么找到的?”卫鞅吃惊。
  “和你的办法一样啊。”嬴渠梁笑眯眯地说,“平板不只是用来玩游戏的,还可以做很多正事。”
  卫鞅拿过平板,看见了嬴渠梁发布在网上的寻找金毛主人的启示,虽然用词简单,但写得清楚明白,相当的不错。他还注意到屏幕上的图标全换成了学习类,他看着嬴渠梁,说:“你把游戏全删了?”
  “删了,你从来都不玩。”
  “你也不玩了?”
  “不玩了,我要看书。”
  “咦,转性了?”卫鞅笑了起来,生病后的笑容显得有些虚弱。
  “我不会再任性,再惹你生气了。”嬴渠梁说。
  “怎么忽然说这些?”
  “你这一次生病让我想了很多。”嬴渠梁说,“医生问我谁是你的家属,我回答说我就是,但我知道法律上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养我,养我不是你的义务。以前我不敢问,觉得就这么拖着,你不说我也不说,我就可以一直和你住在一起。”
  “你继续说。”卫鞅说。
  “我想成为你真正的家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肯定要很努力很勤奋很有能力才行。”嬴渠梁攥紧了拳头,他知道卫鞅有多优秀,这正是他努力的动力。
  卫鞅欣慰的摸摸嬴渠梁的头,“我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养你。”
  “嗯。”嬴渠梁看着卫鞅。
  “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老师学习,后来离开老师,就一直是一个人。你才来我家时,我非常不习惯,每天都想把你送回去,直到上次,你一气之下跑回家,我担心你在路上被车撞到,担心你遇到人贩子,担心你中暑,我一直跟着你,看到你到家了还是不放心。在你家,我以为你不想和我回来,我失落极了。最终,你和我一起回来,我开心得不得了……在我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你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卫鞅说,“心里装着你之后,我才发现生活那么有趣。”
  卫鞅说到后面几句已经哽咽到说不下去,嬴渠梁更是早哭成了泪人。
嬴渠梁抱住卫鞅,把头埋在卫鞅胸前,暗暗想着:以后,我不只是依靠你,也要让你依靠我。

【未完】

【下一章小君上就长成少年了。会一直写到成年。本来只是想写年差日常甜文,写成养成了,有雷点的慎入】
  

评论

热度(18)

  1. 发条橙的春天蓝小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