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橙的春天

君之热血,殷殷荐我

关于电视剧的个人看法

NiKlAs:

总有人对裂变的封神嗤之以鼻。

他们讽刺裂变诸多不符合历史之处,讽刺着商君的“圣人”形象,他们说拥有这些缺点的裂变怎么了能封神?

智多而近妖的武侯抱着三国演义在远处嘲笑着这群跳梁小丑。

最近回顾了一下,纵横的确算是顶尖的好剧,但距离封神还有一定的差距。

纵横最亮眼的地方莫过于最后张仪和犀首对饮的片段,其台词风格,表演方式,场景变换在整部剧里风格异常突出。

犀首:先生也曾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张仪:何曾意气 ,不见江山 。
犀首:斜阳浊酒,付之一笑,也是天下。
张仪:少年寒窗苦读,壮年列国漂泊,家远人单,困辱尽尝,而终至拜将入相,然则美梦成真,终有尽时,名士暮年,一样孤零,年年辛苦,不觉如梦,王侯将相,雨打风吹。
犀首:有酒便好,再会便好。
张仪:敬酒,敬再会。
犀首:敬张子横强扫六合。
张仪:敬犀首合纵锁函谷。
犀首:敬那大争之世。
张仪:敬这小酌之时。

类似的片段还有崛起的父子相见。也是让观众看后大呼过瘾的桥段。

看完就在想,评价更高的裂变怎么没有这样突出的片段呢。然后就跑去回顾了一下,结果豁然开朗。

上面所提这两个片段突出是因为和整体剧本风格差距较大。其本剧风格是十分严谨的历史剧风格。列国博弈,邦交战争,阴谋阳谋,你来我往。但是对饮这一段,名士暮年,放下名利,与老对手谈笑风生,把酒对饮,是非常能体现先秦风骨的一段。

而裂变之所以没有这种片段是因为——它整部剧都是这种风格。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提到过,最爱裂变就是因为他的风骨。这里无需赘言。

而裂变能封神,也正是因为他拍出了风骨。

而且在我眼里商君与孝公也不是什么十全十美的劳什子圣人。一个认死理不知变通为了变法得罪了全世界把南墙撞塌了都不回头,一个为了保护他直接不顾秦法密旨留的铺天盖地把儿子气的差点吐血,你可别告诉我这些是优点。

PS:

之前大秦版权到期,孙老说想重拍电视剧的新闻不知道怎么就戳到一群人的点。

我去看了原采访,孙老说的很清楚,他没有说第二三部拍的不好,只是说剧本与他原本小说偏差太大,所以才打算重拍。作为一个版权所有者,对自己的作品如何使用,是他的自由,这点无可非议。

有人总是用小说不符合历史来踩孙老以标榜自己。我不清楚这么说的人中有多少是真正看过小说而有多少是跟风。我作为一个看过小说的人(看过,没看完)来说,有些情节的确很玄幻。但是从第一部电视剧可以看出来,那些东西在编写剧本的时候已经被删掉了。留下的东西基本是九成历史一成演绎。

我认为孙老的小说写得好不是因为他尊重历史也不是因为他给谁谁洗白或者塑造了谁谁谁的伟光正形象,而是因为他写出了先秦的风骨。再说,孙老说他写的是小说又不是历史著作,三国还有演义,人家凭什么不能自由发挥。

顺便说一句,真是不懂那群一边看着用孙老版权拍的电视剧一边踩孙老的,恕我直言,你有什么资格。

评论

热度(36)

  1. 发条橙的春天NiKlAs 转载了此文字